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昆仑月(下)  

2014-07-16 22:42:44|  分类: 饮食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

   这时在队伍后面的越野车赶了上来,是那曲兵站部的扎西。深深的积雪掩埋了越野车的车轮,扎西和赵子奇望着这白茫茫的雪原,扎西说道:“赵团长,我们要抓紧时间,天黑之前如果到达不了第一个救济的村落,我们的战士晚上行车时很不方便的,还有在前面的行驶中有一条大河,已经全部结冰了,估计老百姓修的便桥被雪压垮了,我们要小心,河水中间冻得不一定很结实。” 

    赵子奇看着自己的战士,许多战士的脸冻得红通通的,大口喘着气,战士也都望着赵子奇。此时赵子奇只能告诉自己的战士:一定要坚持,我们是军人,就是要牺牲自己的幸福,前面还有盼着我们到来的老百姓呢。

     赵子奇和扎西走到郭涛和冯喜寿他们的面前,扎西再次把前面要出现的情况说了一遍,告诉河面大约宽度及深度,赵子奇嘱咐他们要注意的安全。

     路就在脚下,却是没有路,自己要寻找出路。郭涛坐在车里突然想起了高中时候学习鲁迅一遍课文《故乡》一句话: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

     冯喜寿嘴里哼着那一首:儿当兵,当到好远好远的地方。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前方的积雪,厚重的积雪,看不出前方掩埋着是路还是河流,是曾经绿油油的小草还是牧羊人的嘹亮歌声。

      厚厚的积雪压垮了曾经并不牢固的小桥,冯喜寿和郭涛下车看了看那座小桥,已经在积雪下完全垮了,后面的车全部停下了。

     赵子奇和扎西的越野车紧跟了上来,前面没有路了,只有踏冰河前进了。

 九、

     赵子奇的越野车先行,已经看不到夏日激流汹涌的河水了,白雪皑皑覆盖着河面,却不知雪的下面是多厚的冰。越野车小心翼翼地前进着,一米、两米......渐渐地靠近了河中央,越野车轻轻地驶过了河中央,到达了河的对面。

     对讲机传来赵子奇的声音:“让刚入伍不久的战士先过河,把防滑链一定要放下来,冯喜寿和郭涛他们作为收尾车。宋营长,你再去检查一下要过河的车辆。”
     第一辆装着救济物品的车,慢慢地驶向河面上,开车的战士是一个刚刚入伍不到两年的小战士,满脸稚气,此时却是全神贯注地开着车,红通通脸上露出一丝丝地紧张,紧紧地握着手中方向盘,终于驶向了对岸。
     后面的车一辆接一辆地驶向了河的对岸,河的这边只剩下了冯喜寿和郭涛的车。对讲机又传来赵子奇的声音:“喜寿你们一定要注意,河面的冰承载重量是有限的。”
     冯喜寿和郭涛开始驶向河的对岸,一米、两米渐渐地前行,冯喜寿告诉郭涛,河的中间是结冰最不结实的一部分。只听见“嘎查、嘎查”冰裂缝的声音。冯喜寿说道“郭涛,我们遇见麻烦了”冰裂的速度好像比汽车前进的速度更快,一大块的冰在汽车轮子下,彻底裂开了,冯喜寿他们的车转眼掉进了暗流涌动的河水里。河水突然遇见一个阻力,冲击的更加凶猛。
      赵子奇眼睁睁看着冯喜寿的车掉入河水里,他知道,如果不马上营救,冰冷刺骨的河水也会要掉人的生命,但是营救,河面的冰已经破裂,如果组织不好,也许结果更糟糕。
     冯喜寿和郭涛已经感觉到汹涌的河水冲击着他们,车的密封不是很好,水已经慢慢地侵入了。冯喜寿知道只有向前开才是最好的办法。风向盘很重,脚下的油门踩到底,车却没有怎么前进,锋利的冰创击着车。
     对讲机传来赵子奇的声音:喜寿你们一定要坚持,我们在卸救灾物质还有一些木头,让另外一个车去救你们,你们离河对岸不远了,一定要坚持。”
      河的对岸,宋前进、扎西、赵子奇和战士都在卸一部分就在物质,好减轻车的重量,很快救灾物质卸了一部分,车慢慢倒向河边,一根很粗很长的绳子摔到了河中央,冯喜寿和郭涛知道,只有把绳子挂在他们车上,这样前面的车才可以拉他们出来,只有拿到绳子才可以自救他们。
      冯喜寿说:“我下去,你开车。”
     郭涛说“你不会游泳,我是连长,我命令你开车。”说完,郭涛硬行打开车门,水立刻用了进来,冰冷的河水淹没了车厢里。
     郭涛深深吸了一口气,水流很快,被水冲击到很远,厚厚的衣服全部被河水侵湿,坚持,坚持,郭涛在心里告诫自己,锋利的冰刺破了郭涛的脸,一阵热血流出,伤口被冰冷的水抚摸着,痛到心里去,看到绳子了,终于看到绳子了,郭涛奋力拿到绳子,转身游到向车。
     冯喜寿努力地前进着,车徐徐地有点移动,整个车厢全部在水里了,冯喜寿没有感觉到冷。郭涛拿着很长也很重的绳子,向前游着,挂钩就在那里,汹涌的河水一次一次地冲击着郭涛,终于挂上车了。
     郭涛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游向冯喜寿的车,车门打开,冯喜寿拽着郭涛冰冷的手,“郭涛你要坚持下来。”郭涛睁开眼睛点点头。
     冯喜寿和郭涛终于驶出了河的中央,赵子奇早命令战士点好火,他知道:冯喜寿和郭涛现在最需要的是热量。
      汽车终于上了岸,天已经灰蒙蒙地黑了,战士点着的篝火,是那么温暖、明亮。战士立马把郭涛和冯喜寿放早已经释放暖气很好的车里,郭涛艰难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战士围着温暖的篝火,用雪水当水,四周野茫茫,一轮淡淡的上玄月挂在天边,星星忽明忽暗地在那里闪烁,不知是谁在那里唱:儿当兵,当到多高多高的地方,儿的手能摸到娘看见的月亮,娘知道这里不是杀敌的战场,儿却说这里是献身报国的地方......歌声渐渐有小变大,有弱变强,渐渐穿越了整个藏北高原,穿越了每个战士的心中。
  

 

后记:

      这次由赵子奇带队救灾任务,顺利地完成了。冯喜寿在这次救灾任务中荣立三等功,转业安排到他们县城的公安局工作。郭涛也荣立三等功,但自从救灾之后,郭涛的双腿在阴天就开始很疼。宋前进的爱人最终选择了和他分手。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