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昆仑月(中)  

2014-07-13 22:06:08|  分类: 饮食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

  第二天一早,冯喜寿一边揉搓着一夜也没暖过来的手,一边推门走向外面。一夜之间,车子全被雪覆盖了,而随后又发现多数战士出现了轻微的高山反应,赵子奇、宋前进、郭涛看着战士别提有多么心疼,但是更着急地是何时能把救灾物质送到灾民的手里,他们更需要取暖的棉衣、棉被。

     车队照计划又匆匆上路,草绿色军车的颜色,仿佛为这雪白的世界里凭添一点点生机。冯喜寿抹下棉帽上夹着的了墨镜,每个战士都有配发的墨镜,夏天强烈的阳光,让他们睁不开眼睛,冬天白茫茫的雪又容易刺伤他们的眼睛,墨镜便成了他们工作中每个战士必备的装备之一。

    冯喜寿和郭涛依旧是最后一个离开五道梁兵站的。在路上,郭涛发了几条信息,断断续续的,信号时有时无,也不知信息发成功没有。郭涛说:“这一路信号好的地方少啊,到了班戈,双湖肯定不会有信号,现在就抓紧告诉我父母,我很好,就是工作忙,让他们不用担心,别到时电话打不通,他们会着急的”

   “应该的,我这次回去就可以好好陪我老娘了,也可以好好陪陪老婆和孩子,这么多年,回去陪老娘的时间真的不多,媳妇不容易的很,我们那里穷,全靠她忙上忙下在家帮我照顾老人带孩子,一个女人真不容易啊。”冯喜寿说道。

   “老冯,你怎么没有让嫂子随军呢,那样就好多了。”郭涛问道

   不是不想,只是我的条件不够,在部队干了这么多年,回去有一份工作都很不错了,再说,媳妇随军老娘一个人咋办呢。我很知足了,毕竟能从农村出来。”冯喜寿说道。

    车队小心翼翼地行进着,突然又渐渐地停了下来,对讲传来机宋前进话音“12号车轮胎爆了,车外漫天飞雪的,几个战士很快下车,却费了许久的时间把爆胎车的轮胎换好了,只是每个手都已经冻的通红。

    下午的六点多,车队再度到达了那曲兵站部。

 六、

   那曲,又名黑河,这个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的藏北第一地区,一年四季,都呼呼的卷着风,高寒缺氧。在现在这个适逢冬季又伴着恶劣的季节让这里自然条件更糟糕。

     冯喜寿他们到达那曲的时候,穿过那曲街道时,厚厚的积雪,刺骨的寒风,把人都赶进了房屋,当然机关单位的许多干部都奉命下乡救灾去了,街上已经看不到热闹情形了。兵站从上到下,早就为救灾车队准备好了食宿,因为大家都知道明天车队还有一场“硬仗”要完成。

    晚上的例会,赵子奇提出:明天早晨起床后休整2个小时,重新调整车辆的顺序,由冯喜寿和郭涛的车辆作为带队车,宋前进他们的车改为收尾车,各车检要认真查一次补给物资,尤其是油料,铲雪的工具,照明设施.等等,....

     例会后,赵子奇又单独把冯喜寿、郭涛和宋前进留了下来,说道“明天我们10点出发,那曲距离班戈县大约300公里,沿途分布着18个乡,而在这个每个乡的村组不尽相同,有的村组就几户人家,村和村,组和组之间的距离也很大,按照上级指示和救灾任务的安排,我们要把救灾物质集中发放几个人口相对比较集中的乡上,再由乡上统一发到村组,但是沿途经过有人居住的地方,人畜的救灾物质都要保证先发放到。”

   “喜寿,你明天作为带队车,一定要注意路况,很多路早已经被大雪淹没了,大雪也覆盖了路上存在的危险,所以明天你的任务很重。另外,郭涛你要记住,有关情况要向 我及时联系、报告”赵子奇说道

    “是,团长,我知道了。”冯喜寿和郭涛回答道。

    “还有,这次送救灾物资的战士中,有好几个是上线还不满2年的新战士,经验少,宋前进你明天要及时了解各车的行车情况并报告我。”赵子奇说道。

     快到天亮的时候,冯喜寿怎么也睡不着了,就悄无声息地起来了,有种隐隐的胀痛,自己用手揉揉捶捶了半天,看着还在熟睡的战友,看着那一张张年轻的脸,心中感慨他们的青春热血象曾经的自己一样,默默地洒在来来回回的青藏线上。

 七、

     藏北的冬天,天气阴沉,西北风扯心咧肺般吼叫着,肆虐地在旷野上左冲右撞,,仿佛握着锐利的刀剑,能刺穿严严实实的皮袄,更别说那暴露在外面的脸皮,被它划了一刀又一刀,疼痛难熬。

     在这样的天气下,很多从内地来到这里工作的人,都选择每年的冬季回内地,而当地的藏族同胞,遇见这样天气,用牛粪把屋子里烧的热通通的,再喝上一壶暖暖的酥油茶,也不出门了。

     那曲兵站的副团长达瓦,也很早起来了。要随同救灾车队一起出发,这次赵子奇带队的救灾车队里面没有会藏语的军人,而他们所要去的地方,基本上是藏族,很多藏族只能听懂一点点汉语。

     每个战士认真仔细进行做着最后的检查,刺骨的风没有阻挡那沸腾跳跃的心。

     赵子奇看着阴霾的天,望着所有整装待发的战士,一声命令“出发”

     冯喜寿的车慢慢地开车了那曲兵站,慢慢地向西前进,柏油路上积雪已经成了冻成了薄薄的冰,柏油路渐地变窄了。

     冯喜寿紧盯着前面的路,曾被车辆压出来的羊肠小路,在厚厚的积雪里已经荡然无存了,已经看不见路了,积雪已经把前进的车轮掩埋,颠簸中车缓缓地前进着。窗外的鹅毛大雪,击在车玻璃上都变成了小的冰块,驾驶室里的温度也不是很高,虽然冯喜寿和郭涛打开了暖气,依旧抵挡不了外面零下30°度气温的浸入。

      车在缓慢最终拉开了距离,能见度越来越低,速度也越来越慢,。

    “喜寿你们的车那里情况怎么样?”赵子奇问道

    “报告团长,前面看不清路,在摸索中走,积雪太厚了,路很滑”郭涛回答道。

    “郭涛,你们注意行驶方向,别迷路,”赵子奇说道。

      到了下午3点多钟,冯喜寿他们才走了70多公里,就地休息,补充能量。

 赵子奇命令战士全部下车,这样可以减少车内温度暖和和车外温差所引起的各种不适应,战士都下车了,厚厚的积雪立刻就使很多战士摔了一个大跟头,大家互相望着,谁都么有想到远离那曲才70公里,积雪就如此之厚。一望无际的草原如今已经是白茫茫的,除了他们停在所谓路上的车,看不到有生命的迹象,好像到了一座被人遗忘的孤岛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