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日志

 
 

昆仑月(上)  

2014-07-12 23:59:00|  分类: 饮食男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是否听过这首歌曲:儿当兵,当到多高多高的地方,儿的手能摸到娘看见的月亮,娘知道这里不是杀敌的战场, 儿却说这里是献身报国的地方.....

    你是否走过青藏线,你是否看到奔驰在青藏线上那一辆辆的汽车呢,是否看到那年轻的脸颊被高原太阳晒的通红的汽车兵呢,是否了解他们的一言一行呢?今天就让我告诉你一个很普通的故事,一个千千万万青藏线上一名汽车兵的故事

 一、

     2001年的冬季,青藏兵站部下属的一个汽车团,很多战士都已经休假回内地了。冯喜寿也准备走了,但不是休假,而是组织批准他转业。20多年与兵站部的厮守,他知道这次回去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来这里了,他转业安置他们那个小县城。总算成了城里人,总算可以回家陪老娘、老婆和孩子了,然而冯喜寿心理却又空落落似的,半辈子的生命献给了青藏线,当兵的时候冯喜寿才20岁,而今却40多岁了,已成了地地道道地士官中级别较高的士官,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冯喜寿看了一茬又一茬的战士离去,但是冯喜寿却一直没有转业,这应该归功于冯喜寿过硬的本领,使之成为了一名志愿兵,更因为自己渴望通过当兵彻底改变自己一生的命运。突然间就这样要走了,这样离开他热爱了大半辈子的青藏线,冯喜寿的心像是被别人狠狠地刺了一刀似的。

   就在冯喜寿心理的难过无法像人述说时,连部却紧急通知他,暂时不要走,另有特殊任务。藏北草原遭遇了百年大风雪,他们要立即出发送救灾物资。

   藏北高原,这是一个被冈底斯山、唐古拉山、念青唐古拉山、昆仑山包围的神奇土地,雪山与草甸、湖泊连成一片,连绵千里。基本上年年都有雪灾,但是今年的雪来的犹为突然、猛烈,藏北的群众尚末反应过来,雪灾就已经发生了。

    团部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接到上级的命令,三天之内必须集结人员、装备物质、紧急出发。三天,这么短的时间,团里的车基本上都进了库房。一般从9月份开始,团里基本没有上线的任务,车辆保养后,就交回由团里统一保管,一些有经验的老驾驶员也休探亲假。三天30辆车,还有随队伍出发的2个越野车,还要保证救灾物资顺利的装卸。

二、

    团里连夜就召开了会议, 赵子奇做为这次任务带队队长,做为一个副团长,做为一名军人,非常清楚地知道这次任务的重要性。路线、人员、补给的战士的物质要迅速集结到位,他们要去的是藏北高原的班戈,双湖特别行政区,许多老战士也没有去过。赵子奇清醒地点着自己放心的干将,又带上了副营长宋前进和五连连长郭涛。

    此时做为青藏兵站部的所在地格尔木,也将进入深冬了,一场薄薄的雪,让本来寒冷的天气更加寒冷。在接到通知后,冯喜寿做为团部乃至兵站部一名很有经验的老驾驶员,心里也清楚地知道,冬天的藏北是怎样的寒冷和缺氧,救灾是怎样一件困难的任务。

    第二天上午,参加救灾的车辆全部开了出来,冯喜寿和其他战士明白,如果不认真检修,倒霉的就不仅仅是他们自己了。冷冰冰的车,摸上去就感到一阵麻心,手触到车辆部件,便又僵硬和粘连的感觉,但大家不敢疏忽,即便是中午饭,营长、连长都和战士在检修车辆的大操场一起吃的。

   “连长,我们有随队的有医生没有,”冯喜寿问道

   “连长,沿途好多地方没有信号,那咋办?上面配发卫星导航系统没有?”冯喜寿问道

   “好好检修车。”连长郭涛怒吼到,就走了。

   等车辆全部检修完,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多钟了,冯喜寿和战士没有顾着休息,又赶着去装救灾物资去了。

 三、

    在一阵阵敲锣打鼓的欢送中,救灾物资运送的车辆出发了。出了市区,路上的积雪就愈来愈多,天空阴沉沉地。

   “连长,看样子路上的雪很大,带队车是团长带队吗”冯喜寿问道、

    “嗯,老冯,我们的车最后,也是因为考虑到你有经验。这次上线的战士有的才跑青藏线两年多。”连长心不在焉回答。

    汽车兵一般把上青藏线到拉萨,叫做上线,从拉萨回来,叫做下线。沿途的各个兵站,冯喜寿不知有多么的熟悉,又多么地从心底心疼那些长期在唐古拉、安多的战士。从20多岁开始跟着上线,冯喜寿在这么多年里也默默地看到了好几位战士的倒下,许多战士当兵几年就一直在那里默默守着,寂寞孤单伴随着他们。有的战士很少见到异性,甚至产生了一种幻觉。可是生命就这样顽强地在这里生存着。

    雪渐渐大了,夏季青藏线那种热闹的情景没有了,横亘一眼前长长的路上,偶尔只有几辆车呼啸而过。车队之间的距离渐渐拉开了,冯喜寿他们已经看不到带队的车了。

   “老冯,你这是第几次参加救灾了?”连长郭涛问道

   “我也记不得了,好多次了。那时候还是老解放汽车,路还不是柏油路,是土路、便道,特别不好走,条件也没有这么好,好多战士冻的直哭。停顿了一会接着说:想想当兵这十几年,看着青藏线沿途的变化,真是感慨啊。”

    雪越来越大,天已经完全阴沉下来了,天与地融成了一片。在离第一个兵站还有一些的距离的时候,对讲机里传来赵团长的声音“各车注意、各车注意,保持车距,注意速度,宋前进你那儿怎么样?”

    副营长宋前进,是一个标准的山东人,浓眉大眼,四方脸,说了一口纯正的普通话,是从地方院校招生入伍的。宋前进来了之后,就爱上部队,动员自己的爱人随军。自从宋前进的爱人来部队探亲之后,却无论如何不同意随军了,宋前进也知道爱人在内地的工作是很多人羡慕的。宋前进和爱人的矛盾慢慢有了一点。

   “团长,我这里目前尚好”宋前进回答道。

    宋前进的车被安排在车队的中间,这样是为了更好地兼顾车辆的头、尾。

    车灯已经全部打开了,泛白的路面在车灯的照射下,有了一点点橘黄色的颜色,蜿蜒在长长的公路上,远处的山高高隐约地耸立着,车队终于在晚上九点多钟到达了他们要第一个休息的兵站五道梁兵站。

 四、

   五道梁兵站也按照上级的通知,早早地经准备好了饭菜,热水。五道梁是一个修在路旁边的兵站。山就在五道梁的兵站部的前面,夏天的时候,不知从那里飞来的乌鸦在兵站里里外外”哇哇“地叫着,虽然在内地大家都说乌鸦不吉祥,可是兵站的战士从来不这样认为。不太大的兵站内,突然有30辆车到来,一下子显得格外热闹了。

   兵站部的炊事员,看到冯喜寿奇怪问:你不是转业了吗?怎么又来了?”

  “就这一趟了,下线就可以回家了,你呢,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冯喜寿问道。

    “我,还没有定呢,快吃饭,已经快凉了。”炊事员说道。

    吃完饭的战士都习惯地去检查一下车辆,然后例行开个简短的会议。团长赵子奇简短地讲了几句:今天路况不是很好,容易打滑,各车之间距保持的不是很好,从天气看,明天的路会更不好,大家要认真检查下防滑链。另外五道梁的夜晚很冷,大家要避免车辆的水箱被冻裂。”

   五道梁的夜晚很冷,冯喜寿虽然盖着厚被子,把随身的军用大衣都盖在身上了,也没有觉得身上暖和多少,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